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我立即大喊了壹聲
想到這裏,我立即大喊了壹聲。
 
    胖子直接來了壹個急剎車。
 
    “小橙子,妳要是想找死就自己去躺路中間,胖爺不想陪妳。”
 
    胖子壹臉氣憤的看著我,我則壹臉警覺的看著潘黑。
 
    “黑爺,您受了這麽重的傷,咋能好的這麽快?”
 
    聽了我的話,胖子的眼神已經不善了,他的手悄悄的摸到了腿上的傘兵刀上。
 
    歐陽松瑞雖然不諳世事,但也知道我突然說出這句話肯定是有理由的。
 
    “潘某的身子壹向不錯,齊少有話請直說。”潘黑淡淡的說道。
 
    “沒錯,我是還有話。黑爺,再問您個事?治您傷的,是哪家醫院?”我笑吟吟的看著他,我盯著他的眼睛,是不是說話,眼睛
 
可以暴露很多問題。
 
    “我沒註意,當時走的太急了,根本沒看是哪家醫院。”
 
    當潘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我就知道他是假的了,我們送的是壹家黑診所,根本就不是醫院,人著急可以記不清醫院的名字,但
 
絕不會分不清那是診所還是醫院。
 
    現在擺在我面前的有兩條路,壹是繼續裝傻,二是動手抓人。
 
    我現在已經憋了幾天的火,哪裏還有那麽好的涵養。
 
    我直接抽出了魚腸劍,手上刀下,準備抓住此人。
 
    假潘黑此時自然知道他已經暴露,他見我壹出手,手上直接便滑出了壹個鐵手環,擋在了我的魚腸劍上。
 
    車內空間本就狹小,再大的本事也施展不開,假潘黑在套住我的魚腸之後,便準備棄車逃離。
 
    假潘黑是擋住了我,但他卻擋不住胖子。
 
    胖子下手壹向比較黑,在“潘黑”對我動手的時候,胖子的傘兵刀已經掏了出來,直接劃過潘黑的手腕,另壹只手上的刀則插在
 
了對方的肩膀上。
 
    只見此時胖子手裏的刀柄壹轉,對方整條的胳膊就已經被卸了下來。
 
    也許倭國人能把他整的和潘黑壹個樣,但他的手上功夫比起那秦嶺的潘黑還要差,就更別說真正的潘黑了。
 
    這中間的事情也就是電光火石之間。
 
    在胖子卸掉他的胳膊之後,對方竟然直接服了毒。
 
    沒能抓到活口,卻是有點可惜,但這卻激發了我的兇性。
 
    心細,手黑,眼準。
 
    這才是齊家的人。
 
    我們齊家的人本就不是什麽良善之人,三百六十行裏也沒有倒鬥匠人,我們與天爭,和地鬥,殺僵屍,滅鬼魂,人生雖然精彩,
 
但卻步步危險。
 
    這段時間的經歷,張家和馮家的逼迫,也徹底激發起我血液中,齊家人的那股狠勁。
 
    張家的蠱蟲和馮家的幻術的確精妙,但我齊家風水尋龍卻是更加的玄奧。
 
    這段時間的我想過很多,如果單憑法將的修煉,齊家並不足以擠進八大世家,倒鬥的手藝也同樣如此。
 
    霍東也是法將,但霍家肯定不是八大世家之壹。倒鬥也有四大門派摸金,發丘,搬山和卸嶺。
 
    那為何只有我摸金齊家是中原八大玄靈世家之壹,那就是這風水尋龍,而這風水尋龍的秘訣就在隱龍經之上。
 
    如果我猜的沒錯,這隱龍經中風水尋龍的內容,應該是傳自戲誌才,戲誌才當年是發丘中郎將,是他帶領著摸金校尉幫曹操挖墓
 
斂財。
 
    摸金校尉這些本事都傳自這個人。
 
    戲誌才年幼時春藥學的是陰陽家,是諸子百家之壹,但這陰陽家卻是上古道門的傳承。
 
    所以,我齊家的根應該也與這上古道門傳承有關。
 
    隱龍經,這本我曾經並不是在意的東西,其實才是我齊家真正的寶貝。
 
    我和胖子找了隱秘的地方將假潘黑給埋了,又另外找了個地方將這車處理了。
 
    車是假潘黑找的,再用的話很不安全。
 
    雖然解決了假潘黑,但倭國人是如何知道殷墟的?又是如何找到我們?這些我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從那假潘黑的春藥臉色來看,那倭國人應該不知道這龜甲的事情。
 
    那對方為何非要安排我們去那邊呢?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