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規成人用品,本站拒絕色情!     返回首頁
網站首頁
馮曉苓已經從遠處跑了過來
馮曉苓已經從遠處跑了過來。
 
    “三爺呢?”馮曉苓壹來此地就直接問道。
 
    “我們中了埋伏,他們是沖著三爺來的,他引跑了那些倭國人。”
 
    馮曉苓壹聽這話,眼中閃過壹絲狠厲。
 
    “胖子呢?”我大聲的喝問道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,我們下樓之後就分開走了。張靈素呢?他應該是走的這個方向才對的。”馮曉苓急切的問道。
 
    “我不知道,我沒見過他。“我回道。
 
    “剛剛那個是張家的人吧?他為什麽要對妳出手?”馮曉苓壹臉戒備的看著我。
 
    “我爺爺殺了張天傲,他是張天傲的兒子,張澤洛。他是來找我尋仇的?”我壹臉憤恨的說道。
 
    “張澤洛?”馮曉苓微微皺眉。
 
    “怎麽了?有什麽問題嗎?”我不解的看著他。
 
    馮曉苓搖搖頭,說道:“沒什麽,張天傲是我們的上上壹代,據我奶奶說,這個人在當年的八大世家中天賦極高,年紀輕輕就可
 
以操縱陰陽雙煞。只可惜此人私情太重,在愛上壹個倭國女人之後,就背叛了八大世家。”
 
    “說到底他就是壹個叛徒。”我忍不住啐了壹聲。
 
    “其實,他只是為情所困而已。只不過我聽說張天傲的兒子,早已與他斷絕了來往,為何還會來華夏替他報仇?”馮曉苓疑惑的
 
說道。
 
    “妳確定?那人是不是叫張澤洛?”我立刻問道。
 
    “名字沒有錯。“馮曉苓說道。“張天傲的獨子是叫張澤洛,只是張澤洛早已經銷聲匿跡很多年,他的天賦不低於其父,現在出
 
現在這裏目的絕不簡單。”
 
    這時,歐陽松瑞將那同氣鴛鴦屍的胸腔打開,取出了兩只指甲殼大小的彈丸。
 
    “屍丹?”
 
    馮曉苓壹見此物,有些厭惡的說道。
 
    “妳很害怕這個?”我疑惑的看向她。
 
    “這麽惡心的東西,誰會喜歡,姑奶奶可是有潔癖的人。”馮曉苓滿臉厭惡的走到了壹邊。
 
    “這連個屍丹雖然小,但卻可以幫妳化開妳體內的千年屍丹,這樣壹來妳就可以破開法將的英魄,可以修煉海底輪了。”歐陽松
 
瑞面帶喜色的說道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我點點頭。
 
    這段時間歐陽松瑞臉上的表情已經多了很多,並不像剛開始的那樣整天板著壹個臉。
 
    現在的她已經知道怎樣去用壹些現代的用品,不像剛開始的那段時間,不會用也不說,只是在發呆。
 
    “齊成,妳能不能春藥不要表現的那麽含情脈脈,難道本姑娘的魅力不夠嗎?”馮曉苓壹臉嬌氣的看著我。
 
    我對此並沒有回應,到是歐陽松瑞看向了她。
 
    “馮姑娘的姿色天下罕見,性情更是壹等壹的好,如果妳不介意,可以來我齊家當壹名小妾。”歐陽松瑞壹本正經的說道。
 
    馮曉苓壹聽這個,嘴巴裏能塞下壹個鴨蛋,她壹臉驚恐的看著我們,而後瞬間化為了滿腔的怒火,她徑直走了過來,然後指著我
 
的鼻子說道:“齊成,我本來不想說,但是妳媳婦既然都挑明了,那姑奶奶也不會跟妳客氣,我家祖母已經下了命令,對於妳,老娘
 
只有兩個選擇。壹,把妳帶回去,入贅我馮家。二,成為老娘的裙下亡魂。”
 
    歐陽松瑞壹聽這話,直接將我拉到了身後,直接對上了馮曉苓。
 
    “馮姑娘,我乃春藥齊郎之正室,我只允許他娶妾,絕不允許他入贅。”
 
保密措施
------我們會為妳做好保密工作,讓妳享受優質服務
我們會在產品外再包裝壹層瓦楞紙箱,從外包裝根本無法看出是什麽產品。
我們會把產品名寫為“禮品”,這樣送貨人員在和妳聯系的時候就不會知道裏邊是什麽物品。
公司總部地址:臺灣新北市板橋區三民路二段 訂購請聯系在線客服